?
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父母世界e宝贝 > 父母世界e宝贝
  村上的人也许不知道,也许知道。总之没有人去告密。
  我惟一的希望是:孩子们一定要比我们这一代幸福。...
date:2019-10-03 04:31  praise:  views:368
  我倒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以前,出版部门出书都先征求作者所在单位党组织的意见。这一次,根本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,也没对作者进行任何政治审查。真是一切都乱了套!不过......
  几年过去了,我的确只是干嚷了几声。...
date:2019-10-03 04:27  praise:  views:1757
  "什么事这么高兴?一路走一路唱的?"
  在一个小城里还举行了招待会,皇位继承人(皇太子)只吃了一个桃子,他把桃核扔在窗台上。官员中间有一个喝饱了酒的高个子马上走出来,这是县陪审官,一个出名的浪子。他从容地走到窗前,拿起桃核放进衣袋里去。...
date:2019-10-03 04:16  praise:  views:1959
1998年1月15日
  靳以逝世的时候刚刚年过五十,有人说:“他死得太早了。”我想,要是他再活三十年那有多好。我们常常感到惋惜。后来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我和其他几位老作家在“牛棚”里也常常谈起他,我们却是这样说:“靳以幸亏...
date:2019-10-03 03:56  praise:  views:1885
  "孙悦,我要求你宽恕!孙悦,我要求你宽恕!"
  国破家亡欲何之,西子湖头有我师。...
date:2019-10-03 03:53  praise:  views:511
  "孙悦得了传染病!"他叫得更响了。我看他才是病人,神经错乱。我检查自己的心,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  在最初的二十年中间我写了后来编成十四卷《文集》的长篇、中篇、短篇小说。里面有《激流三部曲》,有《憩园》,有《寒夜》。第二个二十年里面,新中国成立了,一切改变了,我想丢掉我那枝写惯黑暗的旧笔,改写新...
date:2019-10-03 03:52  praise:  views:339
  "你这是指什么?"奚流严厉地问。陈玉立跟着重复了一遍。
  我本来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。有一天当时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的负责人赖少其同志对我说,要介绍一位画家来给我画像,我们约好了时间,到期俞云阶同志就来了。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。人似乎很老实,讲话不多,没有...
date:2019-10-03 03:30  praise:  views:459
  孩子慢慢长大了,需要也越来越多。洗衣机之后应该是录音机,帮助孩子学外语......
  第二年年初我们五六个人从广州到海南岛参观,坐一部旅行车在全岛绕了一周,九姑也在里面。接着她又和我全家在广州过春节,看花市,她很兴奋地写诗词歌颂当时的见闻。我还记得,我们在海口市招待所里等待回湛江的...
date:2019-10-03 03:11  praise:  views:614
  孩子,你的眼睛睁大了。像当年你的妈妈不能理解C城那样,你也不能理解我的话。
  这就是使用“巴金”这个笔名的开始。关于它我已经做过多次的解释,说明我当时的想法。我看用不着在这里多说了。其实多说也没有用处,不相信的人还是不相信,今天还有些外国人喜欢拿我这个笔名做文章。...
date:2019-10-03 02:32  praise:  views:246
 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,一颗一颗往下掉。何叔叔总是用手指给我抹去眼泪。我拉住何叔叔的手,叫:"何叔叔!"哭得更欢了。
  手边没有《中学生》,我只记得短文的大意。但我忘不了他那为公忘私的精神。我把他当做照亮我前进道路的一盏灯。灯灭了,我感到损失,我感到悲痛。...
date:2019-10-03 02:24  praise:  views:231

点击排行